欢迎来到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图片新闻
心中装满群众的为民法官
--记长沙法院“十佳法官”芙蓉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吴晓佳
作者:李革文 蒋成柳  发布时间:2014-05-20 11:01:19 打印 字号: | |
芙蓉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 吴晓佳
  4月17日上午,我院开庭审理了一起具有高学历的被告人朱华(化名)抢劫、抢夺、盗窃案。被告人是一名毕业参加工作不久的硕士研究生,抢劫10次,作案目标均是深夜步行的年轻女性。该案的主审法官则是刚获长沙市“十佳法官”不久的女法官吴晓佳。

  融情入法:帮助重罪犯找回“心灵港湾”

  为什么被告人朱华的身份和行为会有如此大的反差?案子分配到手上后,吴法官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此高学历人才,却涉嫌抢劫之类的重罪,背后一定有深刻的原因。带着问题阅卷后,吴法官敏锐地找到了犯罪背后的一些重要细节。

  原来,被告人朱华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家里人对他是满怀期待。可是事与愿违,先后找了三份销售工作,每份工作的底薪均是1000多元,高额提成一直停留在梦想阶段,实际月收入还不到2000元。曾经以研究生儿子为骄傲的父亲,攀比之心强烈,直接点明了自己的不满:读了这么多年书,为什么只赚这么点钱?每当遇到类似情形,朱华就生着闷气无奈地走开,也变得越来越不愿与别人交流。本想找个女朋友获得一些安慰,感情挫折却接二连三。谈的第一个女朋友,是已经另有男朋友的。谈的第二个女朋友,也是已经另有男朋友的。谈的第三个女朋友,则连哄带骗“借走”几万元钱后音讯全无。想一想销售工作的重度压力,家里父母的高度期盼,女朋友们的深度伤害,朱华对年轻女性越看越不顺眼,伺机寻找报复的“替代品”。于是,他花了几块钱到商店买了水果刀,又花二十块钱到路边的地摊买了把玩具手枪,开始了疯狂的作案,每次作案都自我感觉“很爽”。

  虽然案情重大,但是4月17日的庭审是相当顺利的,因为被告人朱华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任何异议。经查,2013年8月至11月期间,被告人朱华在深夜持水果刀、仿真枪先后抢劫年轻女子10次,价值18000余元。此外,还在公交车站抢夺一名年轻女子手机一部,在网吧盗得手机一部。

  对于这个案子,吴法官没有就事论事简单地一判了之:如果不打开被告人的心结,那么既不利于认罪改造,也不利于今后回归社会。为此,在开庭前期作了充分的准备,包括查阅心理学方面的资料,该讲什么话,该怎么讲,等等。庭审过程中,吴法官一改往日的严厉问话方式,轻言细语,引导朱华“说出心理话”,帮助这个正处于迷途中的年轻人找回“心灵港湾”。吴法官先从家庭原因入手,告诉朱华:你的家人对你十分关心,为你申请了司法鉴定,帮你赔偿了被害人的损失争取到谅解,也许父母的关爱方式会有不妥的地方,作为儿子应当理解,同时要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取得理解。然后从感情原因入手,提醒朱华:挫折是人生中的财富而不是一件丑事,不须自卑,更不要一味逃避,把压力埋在心底,而是要多与人交流,学会释放压力,否则心理包袱越背越重。最后,吴法官又从社会原因入手,建议朱华:今后还要正确对待社会对服刑人员的偏见,要面对现实,采取正确的方式去适应,去融入。朱华的心结被一一打开了,心里豁然开朗,显得很轻松。他已经深深认识到正确应对挫折的重要意义和正确释放压力的重大作用,欣然接受了吴法官的建议,当庭表示接受法院数罪判决十二年的结果,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回归社会。

  天道酬勤:迈过生活的坎,破解工作的难

  吴法官今年40多岁了,1990年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我院工作,先前从事了10年民事审判工作,2000年开始踏上刑事审判岗位至今。作为刑事审判庭的副庭长,她承办了大量疑难复杂案件和新类型犯罪案件,包括汤建龙等23人组织、协助组织卖淫案,何锦选等涉台电信诈骗案,邹斌勇冒充国家发改委副司长招摇撞骗案,夏海波等利用虚假交易平台非法经营期货案,等等。

  办案中,遇到困难是不可避免的,包括来自家庭、工作中的,有时是接二连三,有时则是“不约而同”。但是,无论遇到任何困难,她总能微笑面对,坚守法律信仰,坚定事业追求,坚信天道酬勤,充分发挥一名优秀共产党员应有的先锋模范作用。

  前两年,吴法官的小孩正在备战高考。多年来下班后在办公室加班的习惯不得不打破,因为必须要回家给孩子做晚饭,当时心里挺矛盾,于是就选择将案卷抱回家继续加班。有次刘自军院长当面撞个正着,关爱的语气中夹着一丝“批评”:“我是第三次看见你带案卷回家办案了,加班可以,可是你千万要保管好案卷啊!”后来,吴法官想了个办法,上班时间拟好法律文书草稿,下班后就只带文书草稿回家继续修改,困难就迎刃而解了。有一次,终于累倒住院了。住了两天院后,书记员突然打来一个电话:第二天要开庭审理某股份银行长沙某支行原行长李慕(化名)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案。吴法官并没有以住院为由要求延期开庭,跟医院请假后第二天早上及时回到法院,按期开庭审理了该案。案情很复杂,而且还涉及到基层法院鲜见的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名。为了办好这个案子,吴法官一出院后就利用周末加班,把孩子送到学校补习后,一个人静静坐在办公室反复翻阅案卷和相关法律书籍。

  该案中,被告人李慕利用审批贷款的职务便利,收受某公司价值179800元的轿车一辆,某公司以支付民工工资的方式为其妻子买车,以掩人耳目;此外,还收受另一公司“读研赞助费”20万元。因有自首等情节,法院最终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慕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犯罪,吴法官此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类案件,没有丝毫畏难情绪,并迎难而上、谨慎查证。后查明:李慕共4次以支行名义为某公司向他人借款分别出具《担保函》、《承诺函》、《借条》、《监管责任承诺函》,涉及金额4650万元。最终,吴法官凭借深厚的法律功底,仔细钻研了相关的刑法理论和法律条文,得出了不构成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的结论。吴法官认为,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要求行为人出具的金融票证应是真实的,本案中《承诺函》、《监管责任承诺函》所盖印章均系伪造,《借条》不属于金融票证;《担保函》未经法人代表书面授权,属于无效担保,仅可视为保证合同,但不符合作为银行信用凭证的保函所应具备的单证化特征,不属于金融票证。最终,法院认定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罪名不成立,公诉机关也认同了这一判决结果。

  凭着强烈的职责感、丰富的专业技能和显著的工作成绩,吴法官多次被评为优秀执法标兵、优秀政法干警、办案能手、优秀公务员、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

  张弛有度:保障被告人、受害人合法权益并行不悖

  凭借多年的民事、刑事审判经验,吴法官在依法保护被告人合法权益、多措维护受害人合法权益方面,总结出一套能够屡屡取得良好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办案模式,特别是在涉及民事赔偿的刑事案件中,可谓张弛有度:张中有弛,弛中有张,松紧自如。

  2011年5月8日中午,长沙市汉城路农贸市场发生了一起离奇车祸。唐云(化名)酒后驾着宝马车沿着马王堆路由南往北行驶至限时速40千米的汉城路农贸市场门前时,为避让一辆左拐弯的白色面包车,向右打方向盘并加速超车,撞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威志轿车的左后角。此时,又发现前面停着一辆奥迪轿车,王某和女儿坐在车上,王某丈夫正搬着一箱水果准备放入车尾箱。情急之下,唐云把油门当成了刹车,加速撞向王某丈夫并导致当场死亡。撞上奥迪轿车后,宝马车继续向前滑行,又撞到停在人行道上的一辆五菱轿车才停下来。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唐云无证、酒后、超速驾驶造成一人死亡、两人受伤、三车受损的严重后果,构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面对任何一个案件,吴法官总是能做到一丝不苟,严格审核证据,保护被告人合法权益(此谓松),但也绝不放纵犯罪行为(此谓紧)。接手该案后,吴法官翻阅了几遍案卷,仔细地发现到连环交通事故发生时间很短,系被告人唐云因慌张误将油门当成刹车引起的,其行为构成典型的交通肇事罪,而不是性质更为严重、处罚更为严厉的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法院最终以交通肇事罪判处被告人唐云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应得到保护,受害人及家属的合法权益同样需要得到保护。虽然两者之间存在一些矛盾,但凭借多年的民事、刑事办案经验,吴法官在促进刑事和解方面积累了一套“心得”:在附带民事赔偿部分,注重运用调解手段尽可能充分保护受害人或家属合法权益(此谓松),但是也绝不支持漫天要价(此谓紧)。

  第一步,“先发制人”,打消受害人或家属的过高期望。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部分,不需要缴纳诉讼费,他们往往都会提出“天价”要求,特别是涉及到被害人死亡情形时,动不动就是要求赔偿几百万。在该案中,死者家属提出了277万元的赔偿要求。遇到这类情形,吴法官首先就是向他们释明法律规定,让家属了解赔偿项目、赔偿标准的法律规定,一开始就打住他们不切实际的念头。

  第二步,“知己知彼”,掌控好民事调解的主导方向。吴法官十分注重通过庭外调查走访等方式收集信息包括背景信息,以确保能够随时掌握主动权,掌控调解的主导方向,把握调解机会。在另外一起寻衅滋事犯罪案件中,三名被告人与另一名罪犯(系军人,另案处理,当时已被判刑)在泡吧过程中发生争执,打死了被害人。被害人父母在该案中提出了56万元的赔偿要求。吴法官通过收集信息,及时了解到在另案中被害人父母已受偿100万元。吴法官及时向家属讲明:按照法律规定,仅能支持未获赔偿部分,而100万元已经超过应赔偿总额。吴法官同时也知道,承受丧子之痛的父母肯定不会接受这一结果的,于是又跟三名被告人讲:三人均应对被害人的死亡进行赔偿,这也是一种对被害人家属进行慰问的方式,并且有助于达成谅解协议。后来,三名被告人总共赔偿了家属20万元,家属也撤回附带民事诉讼。

  第三步,“一枝一叶总关情”,当好当事人贴心人。一般来讲,案子结案后,包括民事部分另行达成协议后,承办法官就可以不要再管了。可是,吴法官是一名热心人,心里总是装着群众,急群众之所急,想方设法为当事人提供帮助。就拿前面提到过的唐云交通肇事案来说。在民事赔偿部分,唐云与被害人妻子王某达成协议:总共赔偿91万元,即时支付46万元,余款45万元分期支付。结案两年多后,今年1月,王某向吴法官反映:最近生活困难,近期急需一笔钱,希望唐云能够提前支付赔偿款,但一直联系不上他。吴法官立刻想到,这位母亲自己带着两个小孩子,从浙江来长沙很不方便,况且对长沙也不熟悉。于是,她就放下手中的工作,首先想到的是通过联系律师、担保人找到唐云,未果。然后,又找到唐云在长沙的社区矫正机构,答复是已转到益阳市赫山区司法局实行矫正。吴法官不停拨打电话查找唐云下落,最后找到了其所在村,联系到本人。在批评唐云更改电话不报告办案单位、不告知被害人家属后,希望他考虑到王某的实际困难,尽快与其联系,并能够提前支付一部分款项。后来,唐云与王某就还款时限重新达成了协议,此后王某还发短信向吴法官致谢。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研究室